Lake Superior 蘇必略湖-北美五大湖之一
位於五大湖的最北方是五大湖中最大的一個
也是世界最大淡水湖
這是我們這次露營的目的地
距離多倫多接近10個小時車程
一個比台灣還大的湖
當然自然景觀相當可觀
預定了5日的行程
除去車程其實只玩到三天
其實是不夠的
與去年相同
這次旅行早在半年前就規劃好了
初春就把營地訂下
深怕訂晚了沒營地位子又得重新規劃

下面地圖中的紅點就是
Lake Superior Provincial Park 中的Agawa Bay
也是我們露營的所在地


老天爺十分眷顧我們
給了5個好天讓大家好好享受了原野的樂趣
多謝好友Vincent的精心規劃
讓每一日都有驚喜
第一日早上六點出發
下午四點到目的地
一下車
刺骨的寒風穿透的大家略嫌單薄外衣
明明已是盛夏
怎麼氣溫如此之低
強勁的風吹起大浪
轟隆隆的浪濤聲
彷彿來到北海岸
驚人得氣候讓人頓時忘記已是夏季
幸虧裝備齊全
大家都有準備厚重外套禦寒
大伙兒一刻也沒閒著
下車後男性同胞忙著扎營
女性同胞就忙著準備晚餐
大家分工合作
搭營這檔事就多靠另一位好友Vincent的專業指導
搭帳蓬不難
搭天幕可就要技術了
天幕是什麼
就是在營帳上放搭上一片厚塑膠布
用來擋風遮雨用
在帳篷下方也要放一片比帳篷更大的塑膠布
稱為地墊
都是為了防雨做準備
這次的湖岸刮起的大風
夜晚吵到無法入眠
但是多虧搭了天幕檔了不少冷風灌入
在10度以下的氣溫中
在帳篷中緩解了一些寒冷的空氣
男性同胞在Vincent的幫助之下
在短短的時間中搭了四個天幕外加兩座紗帳
在野外生活就不怕風吹雨淋了













隔日的Tree Top是這次旅行的重點
Tree Top是在樹林中用鋼索做出可以在樹與樹之間行走的橋梁
因為沒有貼地的支撐
所以全靠著一雙有力的手臂在鋼索上走來走去
看著那些爸爸們費力完成
在臉上呈現痛苦猙獰的表情
好險媽媽們自動放棄
否則下午的漆彈就玩不成了

下午的漆彈分成兩隊
因為好不容易孩子們逮到機會可以大大方方修理大人
所以當然孩子們一對大人們一對
玩的方式很多變化
首先
雙方都有一座碉堡
碉堡中放了隊旗
誰先把隊旗搶到誰就贏了
或著對方全部人員都被殲滅也算對方獲勝
若被對方打中就舉手
裁判就會鳴笛叫暫停
等選手出場鳴笛後比賽繼續
整個場地模擬戰場
所以戰略位置的好壞大大影響著勝負
孩子們佔著地利之便
沒衝到中線就一舉把大人們全部消滅
得意洋洋的神情
終於消了心頭之恨

第二場換邊攻防
玩法也略為更改
裁判插一支旗在場地中間位置
誰先搶到期並且回到雕堡就獲勝了
基於第一次失敗的經驗
大人們不再單打獨鬥
靠著互相掩護的方式奪旗成功

第三場
兩邊各選擇一位醫務兵
醫務兵可以救被打到的同伴
但是醫務兵若是臉部打到就判出局
直到全員陣亡為止
雙方的醫務兵是我家的父子擋
當過兵的就是不同
爸爸奮不顧身衝上前線解救同伴
因為太過投入
一下子就中彈出局
兒子卻躲在碉堡
讓自己同僚流血陣亡
因為我實在衝得太前面
一度還與對方正面接觸
搞得我還白目的問他你是哪一隊的
幸虧當時他已中彈
否則一定一槍斃命
就是知道他已中彈
我馬上撤回
伺機等待醫務兵來解救
那時就給他來個迎頭重擊
可是就算他叫破了喉嚨
醫務兵就是不出碉堡
我等待多時也是白搭
最後還是中槍陣亡
三場後大人們自動放棄
將剩餘的漆彈集中分配給孩子們
最後真的殺紅了眼
一個個掛彩出場
問他們下次還要不要玩
回答當然是肯定的





















傍晚要到10點天才會完全變黑
晚餐結束後
還有充分的時間到湖邊欣賞夕陽


營火都要到10點以後才會開始
大伙兒圍著營火喝啤酒吃烤肉順便八卦幾句
午夜一下子就到了
就這樣
每日不過12點無法入睡
隔日沒有morning call
自然睡到醒
刷牙盥洗後新的一天又開始了


接下來的兩日都在營地附近的森林步道度過
周遭風景不用多做介紹
看圖片就知道有多美了
當地幾百年前原住民在石壁上畫的圖騰
至今依稀可見






躺在被太陽曬的暖活活的大石上
光著腳泡在小瀑布宣洩下的沁涼的湖水中
只有幸福二字可以形容











湖邊看起來像海邊
還有養眼的可以看
這天氣溫回升
我躲在樹蔭下看著遠方小娃兒
穿著尿布在水中穿梭
雖然太陽不小但是湖水仍然很冰
不畏懼寒冷
最後連尿布都解放了
這養眼的鏡頭十分趣味
東西方教育從這也可看出相異處



最後一日早早9點全部拆營結束
離開營地往家邁進
結束了5天4夜的愉快旅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ng6429 的頭像
Peng6429

在加在家

Peng64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